Cruorin公开课 | 第一支舞:我们的姿态,不可描述

发布日期:2018-10-23 15:42








“跳舞,只要音乐在响,就尽管跳下去。”
“明白我的话?跳舞,不停地跳舞。不要考虑为什么跳,不要考虑意义不意义。”







   这段话出自村上春树的作品《舞!舞!舞!》,书中讲了一段以舞蹈为载体的人生故事。故事里的主人公跟现实的我们一样,站在头晕目眩的光怪陆离里,在现实洪流的裹挟之下,摇摆不安,试图寻找一个地方安放自己。
书中的羊男给迷失的人们指了一个名为“舞蹈”的出口。他说,要用不断的舞蹈,去排解那些名为生存意义的砖墙密不透风地堆砌:只要音乐响起,就关掉那些思考与衡量,只管自顾自的跳下去。
       事实上,人生说的上“爽感”的东西,让我们觉得“活着”的瞬间,大多都没什么复杂的意义。
比如,饭后的一个甜点;夜跑一小时后经过的烧烤摊;加班劳累躺在床上的一局游戏;清早心血来潮的遛弯;看见一只野猫;找到以前放进衣兜的钱……就像爱情一样,用不上什么道理意义,十八般武艺,照样能叫情侣最蹩脚的厨艺,“勾魂”。




街舞,同样如此。
中秋,Cruorin举办了首回公开课。蓄势已久的兴奋与久违的假期不谋而合,使得超量的多巴胺像爆破的气球,一瞬间感染整个空间。
在这里,做回真实的自己,就是一件简单快乐的事情。没什么深刻的原因,也同样无需复杂的意义。






       在这里,你可以不必非要得出个所以然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也没什么是非遵守不可的规矩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变得更酷、更帅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允许仅仅是开心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可以做些自己一直想做的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尽情搞怪、出格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搞些不明所以的事情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展现不为人知的一面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享受自己、享受生

             暂时离开被注视、评



这既是一场Cruorin的首秀,又是每个真实自我的初亮相。
再怎么反差,张扬,再怎么叵测或夸张,任何无法定义,没什么道理的姿态和行为,都被Cruorin接受并动人化:只要有Cruorin,就能放肆做自己




真实的快乐与生活的道理时常博弈。归根到底,我们只是参与其中、不起眼的普通人。会有灵光一闪,会有才华横溢,但大多时候,都只能默默放在心底。可是正因如此,每个人对真我的渴望从不会熄灭。越是稀松平常便越不愿埋没自己,不是吗?



Cruorin 第一支舞,FOR YOU FOR REAL


Be Real Or Fail
Cruorin 等你来燥

地址:成都市武侯区锦绣路1号
         保利中心C座411-413室



-小
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

阅读 57210
分享到: